美国缘何爆发全国范围的监狱“起义”

2016年11月01日07:33  来源:人民网-美国频道
 

       

       据CNN报道,上个月,在臭名昭著的阿提卡监狱暴动45周年纪念日上,上万名美国监狱囚犯发起了一场具有持续影响力的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活动。

       囚犯们的抱怨来自于方方面面:比如南卡罗来纳近乎无偿的劳动、加州的种族歧视、密歇根的极端管理。但最主要的目标还是一个:结束美国惩治机构中的“合法奴役”。

       监狱和拘留所不需要很奢华、或者很舒服,但是美国最高法院说,它们不应该是一个危险、毫无人性的地方。美国宪法第十三次修正案,在废除奴隶制度的同时,允许了囚犯的无偿劳动。这一点在囚犯权利拥护者看来,是对人权的僭越,相当于当代的“奴役”。

       “我在想,‘啊,这不是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囚犯Harold Sasa通过一台走私来的手机告诉CNN记者,“这套系统不管对我们,还是监狱外的市民,都没有好处。”

       全国监狱和拘留所最大的交易组织美国惩治联盟(American Correctional Association)在今年通过了一项决议,敦促废除修正法案中的这条“专用条款”。这项决议还呼吁监狱劳动按照囚犯们的生产力付出相应的工资。但一般来说,这笔钱会用来抵消工作成本和付清“法庭要求为囚犯提供职业训练的补偿。”

       一个名为监狱工人组织委员会(Incarcerated Workers' Organizing Committee,下文简称IWOC)的囚犯权利倡议小组估计,从9月9日起,有超过20个州,约50000名囚犯参加了这项通过手机社交媒体和邮寄的方式计划并发起的联合“起义”。该小组称,具体的人数很难核查清楚,因为还有很多囚犯在以个人的形式进行抗议。

       德克萨斯、南卡罗来纳州的官员向CNN否认发生了任何抗议活动。但是刑事司法的社会辩护者说这次抗议活动的参与比例让它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囚犯罢工。在他看来,无数囚犯冒着触犯纪律、单独禁闭、甚至是延长刑期的风险,为他们现在处境抗议,要求惩治机构从内部进行改革。

       CNN采访了三名来自不同州的囚犯,还有一些认为美国监狱需要进行彻底改革的社会活动家。

南卡罗来纳州的强制劳动

       凌晨三点,闹铃响起,Sasa的囚室门被打开。一般再过一会儿,这个乔治亚本地人、三个孩子的父亲就不得不去工作——做木制架子。但是这一次,精疲力劲的他决定继续看电视,屏幕的光就这样照在他的脸上。他拒绝去工作。

       在IWOC的帮助下,CNN得以在监狱外采访了Sasa。他今年已经36岁,刑期还有十年以上,为了防止在监狱受到狱警的报复而使用了化名。

       从2009年起,Sasa因为一次鲁莽驾驶导致的车祸杀人事件开始在南卡罗来纳一所监狱中服刑。在服刑的7年中,他有2年因为与一名警卫发生口角被关了单独禁闭。在那期间,他得到了一本监狱社会活动家George Jackson的书《孤独兄弟(Soledad Brothers)》。这本书讲述了1971年在监狱里被狱警枪杀的黑豹党成员的故事,这件事也成为了阿提卡监狱暴动的一个诱因。

       “它唤醒了我,”Sasa说到。

       Sasa说Jackson的教导让他加入了监狱律师座谈会(Jailhouse Lawyer Speak),这是一个致力于为囚犯提供免费法律援助资源的小组。这个小组的成员最近正要求监狱做出更大范围的改革,包括降低过高的自动贩售机商品价格和重新在所有监狱建立普通教育课程。最重要的是,公平的劳动报酬。

       美国宪法第十三次修正案仍然允许奴役,以及被当作惩罚措施的无意识奴役。根据马绍尔计划,联邦工作项目必须为工人提供至少1.15美元的时薪,而一般来说囚犯的平均时薪在20美分。包括德克萨斯的某些州在内,囚犯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德克萨斯刑事司法局(Department of Criminal Justice)发言人说:“我们的核心工作是要让囚犯们在行为上发生积极的变化,并为他们做好重新回归社会的准备。我们认为,现在让他们工作是很危险的。尽管他们得不到报酬,但是他们可以得到市场工作经验,这可以帮助他们一出狱就得到一份更有意义的工作。”

       在南卡罗来纳州,基于工作性质和囚犯的情况,90%的工资会被用于支付监禁的费用,比如住宿、饮食、医疗以及一些偶然事件,还包括赔偿和给子女的支持。在一项工作里,比如为学校、办公室制作家具,或者制造卖给州实体和非营利组织的路牌,官员说囚犯们可以得到的是“能够帮助他们重返社会的珍贵技能”而不是薪酬。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监狱律师座谈会希望在新的宪法修正案中能够彻底修正13号修正案的内容。Sasa认为这个修正法案是当下南卡罗来纳州囚犯遭受“非人道待遇的主要原因”。这也是为什么他和超过200名囚犯要参加9月9日的监狱罢工活动了。

       现在抗议活动已经被监狱律师座谈会叫停,因为他们发现这样并不会取得任何进展,而要采取另外的方式。尽管罢工已经结束,但Sasa表示还是看到了希望。有很多人现在仍在进行个人的抗议,他们越来越意识到了要推动囚犯权利的争取。

下一页
(责编:石希、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