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非洲裔,美国从不伟大”

2020年06月05日15:28  来源:新华网
 

“对非洲裔,美国从不伟大。”美国非洲裔民权运动领导人阿尔·沙普顿4日在乔治·弗洛伊德的追悼会上说。

弗洛伊德同为非洲裔,5月25日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被捕时遭遇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脖子被警察用膝盖顶住长达8分46秒,其间他多次哀求说“我无法呼吸”,随后不幸身亡。

美国种族歧视的旧伤,就这样再一次被狠狠揭起。

沙普顿在悼词中说,自非洲裔人士首次踏上北美大陆已经过去超过400年,但他们一直无法成为想象中的样子,就是因为“脖子被别人的膝盖顶住”。弗洛伊德的故事也是整个非洲裔群体的故事。

当天的追悼会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一所高校内举行。在一座礼堂里,弗洛伊德的涂鸦画像被放置在墙上的电子屏上,画像上面还写着他的名字以及“现在我能够呼吸”的字样,金色灵柩摆在台前,旁边是鲜花和他生前的照片。

台下坐满了弗洛伊德的家人和朋友,不少美国知名非洲裔人士以及明尼苏达州政界人士也到场致哀,大部分人戴着口罩,有的口罩上印有弗洛伊德的头像。

追悼会上,除了谴责种族歧视,众人还回顾了关于弗洛伊德生平的一些细节,比如他块头很大,喜欢交朋友、与人拥抱。

弗洛伊德的兄弟菲洛尼斯说,乔治人缘很好,他的遭遇触动了很多人,我们希望在这件事上正义能够得到伸张。

与此同时,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弗洛伊德出事的街区,地上摆满了鲜花和标语纸板,人们驻足默哀、相互安慰。弗洛伊德的儿子日前也前往那里,他面色沉重、单膝跪地。

4日,美国许多城市继续出现示威活动。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市,上千名抗议者当天下午聚集在白宫北侧,随后在街道上游行,他们举着写有“黑人的命也是命”“没有正义就没有安宁”“我的肤色不是罪”等标语的纸板,一边行进,一边喊着各种口号。

潮汐湖畔,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雕像下,数百人单膝跪地,向弗洛伊德致哀的同时抗议警察暴力和种族不平等。

美国《洛杉矶时报》一篇评论文章写道,在美国,种族歧视就如同空气中的尘埃,即使已经被呛到,也未必看得见,直到阳光洒入,才发现到处都是。

弗洛伊德案4名涉案警察已全部被起诉,其中主犯被控二级谋杀罪。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表示,这些起诉是为弗洛伊德寻求正义迈出的有意义的一步。弗洛伊德之死是因为美国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去攻克。弗洛伊德家人的律师本杰明·克伦普说,现在是痛苦时期,这些起诉带来一些慰藉。

沙普顿承诺,弗洛伊德之死不会被忘记。

“我们会继续斗争,乔治。”沙普顿说。

(责编:王雨晴、陈耔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