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酝酿人事洗牌?

2017年06月02日09:38  来源:文汇报
 

  刚从欧洲和中东结束首次外访回国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连日来陷入人事风波之中。有关白宫高层面临洗牌的传言层出不穷。

  5月30日,白宫公共关系事务主任杜克宣布辞职,并得到特朗普的批准。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称,杜克仍将短期留任,直到继任者就位。杜克于今年2月上任,迄今仅3个月。《纽约时报》披露,他早在5月18日就提出了辞职意向,并同意在特朗普完成首次外访后正式辞职。杜克在给朋友的一封邮件里称他离职是“个人原因”,并称自己“很荣幸为特朗普总统及本届政府服务”。

  杜克是一位政见温和的退伍军人,原来经营一家保守派媒体。大选后因为其媒体经验丰富被白宫看中并赋予重任。据当地媒体爆料,杜克在新一轮白宫人事清洗中首当其冲,是因为特朗普认为他执政以来无论是在政策推行、与国会合作还是处理与媒体关系上都接连遭遇挫折,包括杜克在内的白宫团队不给力是主要原因之一。

  下一个轮到谁卷铺盖走人?

  据当地媒体披露,目前白宫内部人人自危,谁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将卷铺盖走人,目前另外两位盛传可能被“炒鱿鱼”的分别是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巴斯和白宫发言人斯派塞。

  普里巴斯原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与共和党建制派及国会共和党议员关系密切,特朗普原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推动国会立法。但事实上,国会共和党人几个月来不仅在新医保案及税改方案等问题上屡次遭民主党人阻击,而且一些共和党人还在“通俄门”等关键问题上与民主党“沆瀣一气”,为难特朗普,这让特朗普十分不爽,并认为普里巴斯办事不力。

  而斯派塞则被认为缺乏发言人的应急智慧。在镜头面前,斯派塞除了宣读白宫口径,就是否认一切指控,维护特朗普形象,但效果适得其反。也有评论称,团队内部意见分歧大,就连特朗普本人也经常朝令夕改,有些言行斯派塞无法解释,只能当众出丑。比如特朗普5月30日午夜在社交媒体上使用了“covfefe”这个没有人懂的词,斯派塞面临记者追问时只能强辩称“总统及少数几个人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上述传闻实际上从4月份就开始传出,但截至目前普里巴斯和斯派塞一直没有被撤。分析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如果特朗普上任之初就接连换将,会损害白宫形象;二是在目前情势下,白宫职务已经成为反特朗普阵营的攻击目标,导致很多人不愿意进入白宫任职。《纽约时报》 称白宫已经面试过4位可能接替杜克的人选,但都被候选人婉拒了。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女婿兼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连日来也陷入民主党的连番攻击之中。稍早前,联邦调查局在“通俄门”调查中发现库什纳曾在特朗普上任前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亚夫见面,并且要求建立“秘密联络渠道”。除国会民主党人持续批评外,就连共和党籍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都指责库什纳这一行为“并非标准程序”。特朗普则辩护称库什纳“为这个国家服务得很好,我对他有完全的信心”。分析人士称,在官方渠道之外通过秘密渠道进行外交尝试其实是每届政府的惯用作法。奥巴马总统任内就委派过数名白宫高层与伊朗总统鲁哈尼的代表私下接触,最终成功说服德黑兰签署了伊核全面协议。因此除非库什纳被发现在接触中从俄方获得非法经济利益,或者损害了美国国家利益,否则联邦调查局和民主党人断不了库什纳这个特朗普的“左膀右臂”。

  一面“炒人”一面陷“用人荒”

  除白宫面临人事洗牌外,特朗普眼下还急需解决政府各部中高级官员大量空缺的问题。CNBC报道称,到5月底为止,在1200个需要参议院审议的重要政务官员职位中,特朗普仅提名110人,其中仅40人得到确认,远远落后于奥巴马、克林顿和小布什政府。5月31日,特朗普支持者、前众议长金里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大批奥巴马时代的官员至今仍在政府重要岗位上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些官员只是临时履职,没有长期打算,而且其内政外交主张与特朗普大相径庭。

  分析认为,特朗普长期经商,从未竞选过公职,因此没有自己的班底,是导致其用人困境的主要原因。在去年大选中,很多共和党建制派要人,包括前共和党政府高官加入“永不支持特朗普”运动,与后者唱对台戏。特朗普上台后,坚决不同意任用这些建制派人士入阁,也是造成“用人荒”的另一因素。

  随着负面新闻不断增加,白宫正在组建律师团队。一些资深的律师将在未来数周加入特朗普团队,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应对“通俄门”的调查。 

(责编:石希、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