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坝险情暴露美国基建投入不足 20万居民被迫转移

2017年02月15日14:5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近日,美国最高的水坝奥罗维尔大坝的泄洪道接连出现缺口。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奥罗维尔湖附近几个县的近20万居民被迫紧急转移。

  经过泄洪,2月13日凌晨4时,奥罗维尔湖水位降到了273米,情况得到缓解。不过据美国气象部门预报,本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将迎来新一轮降水,这将带来新的压力。水坝险情凸显美国基础设施老化窘境。

  紧急疏散——

  很多人只带家人和宠物开车逃离

  奥罗维尔大坝位于旧金山东北约240千米,高230米,为美国最高的水坝,1967年投入使用。2016年冬季,加利福尼亚州北部降水较多,导致奥罗维尔湖的水位不断上升。2月初,约900米长的主泄洪道,出现了巨大缺口,11日,加州水资源局首次启动水库的备用泄洪道。但是备用泄洪道并没有像人们预期的那样发挥作用,也出现了缺口。如果缺口持续蔓延可能会造成溃堤,淹没奥罗维尔市附近的市镇,威胁到附近居民的安全。

  加州水资源局12日下午5时左右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奥罗维尔水库的备用泄洪道将在1小时内溃堤,居民应紧急向北部撤离。” 奥罗维尔下游3个县的居民紧急撤离,加州州长杰里·布朗宣布该州进入紧急状态,进行紧急疏散。

  不过,由于时间紧张,很多人只带了家人和宠物就仓皇开车逃离,疏散一度出现混乱,附近的旅馆早已爆满。因交通堵塞,有的人花费数小时才到达疏散地点,还有很多人睡在汽车中。加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警告疏散地区的加油站、旅馆等商业机构遵守法律,并鼓励居民举报价格欺诈行为。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奥罗维尔湖水坝的安全隐患并非突然出现。早在2005年,有关部门在对奥罗维尔水库进行核查时,就有“河流之友”等3个环境组织要求对紧急泄洪道进行混凝土加固,以防在高强度泄洪时失去控制,冲垮泄洪道。

  不过,预计这项花费需要耗资数百万美元,没有人愿意承担这项花费。而在2006年,当时的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的工程师在一份报告中称,奥罗维尔湖水坝泄洪道达到工程标准,在遇到罕见洪水时“能够避免受到重大损害”。《华盛顿邮报》评论称,10多年后,人们发现所谓的泄洪道只称得上是混凝土和泥土混合在一起的小山坡。加州水资源局代理局长比尔·克洛伊尔称,对2005年的情况不知情,这次水坝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年久失修——

  美国有1.55万水坝处于高危状态

  美国水坝老化,安全隐患突出并非个例。2013年,美国土木工程协会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美国的水坝已经严重老化,平均年龄已经达到52岁,高危水坝数目不断上升。到2020年,将有近3万个水坝达到或超过50至70年的设计年限。报告说,很多水坝建设的初衷是保护农田,安全标准并不高,随着水坝附近人口不断上升,附近市镇不断发展,水坝安全性不足的威胁日益上升。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在美国现存的8.4万个水坝中,多数水坝在1950年至1980年之间建设,还有一小部分建于1900年之前,在2000年之后建设的只有约4000座。加利福尼亚州有1500多个水坝,其中52%处于高危状态。另外,美国有7个州的高危水坝比例在半数以上,其中南卡罗来纳州、密西西比州和罗德岛的高危水坝比例分别达到96%、88%和82%。

  根据美国陆军工兵团最新公布的数据,美国有1.55万个水坝处于高危状态,一旦出现事故将造成人员伤亡。在这些大坝中,有1/5的水坝管理方缺少应急疏散方案,没有紧急联系人,也没有水坝详细信息和泄洪路径,这进一步增加了水坝决口可能造成的损失。

  美国水坝产权复杂,面临诸多监管难题。美国近2/3的水坝是私人所有,其余的分属联邦、州、地方政府所有,目前联邦政府通过陆军工兵团、垦务局、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等多个部门只能够监管约70%的水坝。另据美国大坝安全协会的信息,全美75%处于高危状态的水坝由州政府监管,有很多水坝需要紧急维修。美国水坝安全联盟执行主任洛里·斯普拉根斯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似乎都没有兴趣对水坝安全进行投资,这是基础性的基础设施,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人们的关注。”

  拨款不足——

  非国防类基建投资GDP占比下降

  不光是水坝,美国交通等基础设施由于建设时间早,老化严重,近年来集中迎来大修年限。美国的自来水管道系统最早建于19世纪,建于20世纪初和二战后的自来水管道设计寿命分别为100年和75年,未来几年,自来水系统将集中进入大修时期,如果投入不足将造成安全隐患。过去两年,新泽西、宾夕法尼亚、伊利诺伊等多个州出现了饮用水铅超标事件,影响到数百万人。美国环保署估计,修缮供水设施,美国需要在2030年前投入至少3540亿美元,而现在每年投入的资金只有约14亿美元。

  2013年,美国土木工程协会估计,仅仅妥善维护现有的基础设施,美国共需要投入3.6万亿美元资金。今年2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近年来美国基础设施投资严重不足,满足不了现有基础设施维护和新建基础设施的需要。美国非国防领域的基础设施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1980年的1.5%下降至2015年的0.6%。

  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则认为,当前美国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仅仅相当于桥梁、道路、机场、铁路、管道等的损耗费用,实际上美国对基础设施的净投入几乎是零。比如,美国1/4的桥梁老化严重或存在结构性缺陷。交通基础设施主要由联邦汽油税支撑,自1993年以来,联邦汽油税保持在每加仑18.4美分,如果刨除通货膨胀因素,这个收入实际上下降了40%。

  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进行大规模投资,建设“世界第一”的基础设施,其中包括在交通领域投资5000亿至1万亿美元。不过,美国媒体分析认为,这项计划实施起来并不容易。一是政府基础设施投资缺乏资金来源,奥巴马政府曾经提出用公司税收遣返作为基础设施投资来源,但是这只是一项临时措施,且两党并未达成一致。而私人资金只专注于有利可图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二是国会严重分裂,达成共识并不容易。《国会山》报评论说,虽然议员们对美国需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这个事实上有共识,但是具体如何实施又要进行一番争斗和讨价还价。现在共和党人在参众两院都占多数,但是他们向来对政府大规模投资持怀疑态度,美国基础设施投资仍然面临很大不确定性。

  (本报驻美国记者 张朋辉 本报华盛顿2月14日电)

(责编:石希、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