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关系转暖说易行难

2017年02月08日13:20  来源:光明日报
 

       美国总统特朗普5日在“福克斯”新闻电视台延续了他过去对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的一贯评价,称如果俄助美打击“伊斯兰国”,那将是一件好事,“至于能否(与普京)融洽相处,我不知道”。不过此间观察家指出,特朗普要真正促使美俄两国关系转暖,恐怕还需披荆斩棘。

       特朗普亲俄若即若离

       特朗普1月28日与普京举行电话交谈,开启“修补美俄关系的重要开端”。在5日接受“福克斯”采访时,特朗普坚持认为美与俄融洽相处比不融洽要好。当记者挑衅性地称“普京过去有杀戮行为,知道这段历史之后,你又怎能尊重他”时,特朗普仍旧拒绝批评普京,并激烈反问:“我们(美国)也有很多杀人者,你怎么看?我们美国就那么清白吗?”

       与特朗普总统“保持步调一致”,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蒂勒森也拒绝批评俄罗斯。彭斯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面对全国”节目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愿意并正在同包括俄在内的世界各国建立密切关系。在蒂勒森被确认担任国务卿的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面对参议员卢比奥的提问“是否认同普京在叙利亚的阿勒颇犯下了战争罪行”,蒂勒森回应说,不会使用“战争罪犯”来描述普京。

       在俄罗斯最为关心的解除经济、金融制裁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已开始“测试水温”。美国财政部2日发布文件,允许索要、获取、使用俄联邦安全局为“信息技术产品”颁发的各类许可证和证书并为其付款。尽管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否认此举是美放松对俄制裁,但此间分析人士仍然认为这非同寻常。

       与白宫的谨慎不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2日谴责俄在乌克兰东部的“侵略行为”。她说,特朗普政府希望缓和美俄关系,但仍将支持乌克兰政府对抗俄罗斯及其支持的“叛军”,“除非俄交出吞并的克里米亚,否则美国不会解除制裁”。

       华盛顿反俄气氛依旧浓重

       目前,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与财政部共同组成了一个专门小组,职责是集中调查俄在美不断增强的间谍活动,包括俄被指干涉美国大选、同特朗普身边工作人员进行交易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下旬援引美国执法与情报部门官员的话说,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与俄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之间的两次通话已被列入调查范围。

        与情报部门的“疑俄”“反俄”相比,美国国会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国会一些参议员考虑提出新的对俄法案,要求对投资俄矿业、管道和民用核能项目,以及买卖俄主权债务和参与俄私有化项目等行为,实施制裁。美国总统顾问康威1月底称,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正在提交一份旨在限制特朗普取消对俄制裁的法案。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5日宣称,应该对俄在美国的行为进行惩罚,“我准备就俄干涉我国大选提出制裁法案”。

        此外,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奉行一贯的“反特朗普立场”,对美俄关系缓和不以为然。《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者克鲁格曼在“特朗普已经计穷失控”一文中称,俄在乌克兰升级了“代理人战争”,参议员麦凯恩呼吁美国总统帮助乌克兰,但白宫在黑利大使于联合国安理会上对俄表示谴责前不置一词,“这有点太奇怪,不是吗?!”

         美盟友坚持对俄制裁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欧关系与奥巴马时期大不相同,特别是在对待制裁俄罗斯问题出现较大落差。与特朗普政府对俄态度暧昧相比,英国、德国、法国以及欧盟坚持将俄是否履行“明斯克和平协定”与制裁挂钩。

        欧洲主要国家担心,美国取消对俄制裁势必影响欧俄关系,从而改变欧洲地缘政治。英国首相特蕾沙·梅在访美时表示,英国希望,“在明斯克协议得到全面履行之前,应该继续维持对俄制裁”。法德外长也一致表示,必须维持对俄制裁,直至后者履行其在“明斯克和平协定”中的承诺。

        对于美国的欧洲盟友而言,现今阻止美俄接近的最有效方式,就是抵制美政府用“叙利亚问题”“核裁军”等条件换取解除对俄制裁。特朗普当前有三个政策选项,要么坚定维持与欧洲之间的“跨大西洋联盟”,要么弱化北约、升温美俄关系,要么继续大念“拖字诀”。

       (光明日报华盛顿2月6日电 本报驻华盛顿记者 韩显阳) 《光明日报》(2017年02月08日 10版)

(责编:石希、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