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令共和党“节操碎了一地”

2016年11月01日09:19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原标题:特朗普令共和党“节操碎了一地” “整合与转身”势在必行

      编者的话:联邦调查局宣布重启“邮件门”调查,让美国大选陡增变数。有主流媒体的民调显示,受到“猝然一击”的希拉里领先优势急剧萎缩。然而,特朗普能否借此反戈逆袭,仍未可知。日前进行大选第三场辩论时,当主持人问特朗普会不会接受大选结果时,他卖了个关子:“到时候再看吧。给你留个悬念。”这一表态令美国自由派吃惊,也让美国保守派和美国的民主体制受到惊吓。眼下,距大选投票日仅剩一周,谁会笑到最后,形势并不明朗,一些人还担心输赢论定后这个国家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因为自参选以来,特朗普被认为撕裂了美国社会,也撕裂了其所在的共和党。

他们,这样从保守派草根蜕变为民粹派草根

      美国政治生态中,共和党一直以“中右”或“右翼”势力为基本盘。保守派崛起前,该党内部基本是一盘散沙,孤立主义者、本土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反民主主义者、小商人,如此种种,唯一能肯定的,他们都反对小罗斯福新政,都是进步主义者的死敌。

      过去半个世纪,保守派的功劳还是很大的,就像会念紧箍咒的唐僧,把这些个性十足的小兄弟们收拾得服服帖帖,促成尼克松、里根和两位布什上台。唯独今年,栽了。

     民粹派没什么像样的理念和主张,但至少有一点比保守派强,那就是“亲民”、接地气。特朗普不断口放粗言、丑闻迭出,但还有那么多“川粉”(“特朗普”也被译作“川普”)矢志不渝,是因为他们都和特朗普一样,不仅憎恨民主党自由派,而且认为共和党已经腐朽不堪,保守派上层也已经蜕变成骑在草根头上作威作福的蛀虫。

      现年20岁的尼古拉是一名土生土长的“纽约客”,尽管与父亲在政见上分歧巨大,但他理解父亲为何成为“川粉”。在美国在线问答网站Quora上,他写道:“我父亲为人和善,曾是IBM的程序员,对家里的孩子都很好,一点也不是大家脑海中‘川粉’粗鲁莽撞的形象。”

      尼古拉的父亲是一名地道的保守派:出生于保守派家庭,几乎每天都通过看报纸、听广播等方式强化保守主义信仰。平时聊天,也总引用保守派大本营福克斯电视台(FOX)提到的事情,对《纽约时报》这样的左翼报纸从来不屑一顾。对于民主党,他已经烦透,因为左派媒体总是把他这样的人描绘为落后、贫穷、极端的美国人。

      一些草根选民对特朗普的“喜欢”几乎到了一意孤行的程度。参加Youtube特朗普支持者聊天大会的一名支持者称:“说真的,我刚刚看了一个视频,特朗普看到一个人的车坏了,过去给他交了全部修车的钱。”另一人补充道:“我就算是看到特朗普杀小猫小狗的视频,我仍然会给他投票!”

      一名右翼选民,从保守派草根到民粹派草根的蜕变,就是这样完成的。他们对民主党自由派的恨,依然多于对党内斗争的不满。

      一些共和党传统支持者心灰意冷已久。数年前爆发的“茶党”运动中,财政保守派和右翼自由意志论派曾满怀希望,但后来,“茶党”逐渐被不同利益团体绑架,其精神领袖罗恩·保罗未能在共和党内获得应有地位,参选的政治代表克鲁兹也因过于极端而未能出线。

      其中有些人,出于对共和党领导层在关键时刻袖手旁观的不满,转向了特朗普。共和党的忠实支持者格雷在Quora上是个政治“公知”,他的帖子连续3年都是Quora上点击量最高的。他骄傲地把自己在网上的签名改为“仍是一名共和党人”,他将自己对“茶党”的态度解释为,“你们总认为茶党支持者就是种族主义者或智商低下者,你们完全没有看到我们对国会、对党派的蔑视是出于真心。”特朗普代表不了保守派的价值观,但他让“茶党”的本土主义情感有了寄托。

      当然,也有一些人对整个共和党已经绝望,开始另觅他处。本次大选中支持中右翼“第三党”美国自由党的普通选民一下子增加好多倍,甚至让党魁加里·约翰逊一度有了积极争取参加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念头(参加辩论的最低门槛为民调支持率15%,约翰逊的最高支持率曾达9%-10%)。

团结和信仰究竟哪个重要?

      “纳税门”和“录音门”两件丑闻曝光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在下滑。主流媒体的民调,大都得出希拉里领先的结论,而一些右翼草根组织的民调,一直认为特朗普能赢。特朗普不退选,一方面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一方面寄希望于主流民调的不真实性,希望那些“愤怒的大多数”关键时刻积极投票。

      主流媒体不可能站在特朗普这边。就像自认为是自由意志论派的“川粉”克兰在社交网站上所言:“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都是社会边缘分子,这样的看法完全是自由派媒体渲染出来的。你唯一能听到的批评民主党的媒体是FOX,而批评特朗普的却有ABC、CBS、NBC、CNN、CNNBC、MSNBC和PBS。”事实上,即便是FOX,也已经因与特朗普的嘴仗而大伤元气。

      当然,饱受煎熬的还有共和党领袖们。老布什因共和党同意推举特朗普,连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都拒绝出席,还被好友爆料他要投票给希拉里。娱乐节目主持人比利·布什关键时刻爆料“录音门”,据传也是受布什家族指使。布什家族的老人们可以尽享口舌之快,因为他们已经不在权位,杰布·布什则在初选中受了特朗普的气,但杰布的儿子、得克萨斯州土地专员乔治·P·布什8月初曾公开呼吁共和党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

      团结和信仰究竟哪个重要?几乎是个亘古不变且没有答案的命题。

      笔者在与美国大学生的交流中,经常听到学生们“举报”特朗普根本就不是保守派,不代表共和党的价值观。一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的支持者对笔者说,仔细分析特朗普和桑德斯在社会议题上的态度,会发现特朗普在一些议题上甚至比桑德斯还要自由派,比如曾经完全支持妇女堕胎,支持同性婚姻,反对控枪。但此次大选,特朗普抓住了机会,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保守派。

      还曾有一名共和党人克鲁兹的支持者悄悄对笔者说,他将不会在选举中投票,“特朗普在1999年变到独立党派,2001年变到民主党,2009年又回到共和党,根本不知道他有什么信仰和价值观”。

      不过,不少人迟疑再三,最后出于党派忠诚选择了特朗普。“尽管很多人并不喜欢特朗普,他们也并不相信自由党人约翰逊能赢得选举,更不希望希拉里赢。美国两党制导致第三党很难取胜”,做了20年记者的共和党人约翰说。

保守派还有未来吗?

      在两场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打击下,美国社会的中产阶级已明显萎缩,贫富差距不断拉大,阶层固化正成为无法回避的事实。这一背景下,自由派的政策方针可能更有利于缓和社会矛盾、增强国家凝聚力。对于共和党政治家来说,“象走驴步”也许是迫不得已的做法。

      强硬派显然不这么认为,因为历史上,共和党领导权曾有过长期被自由派霸占的历史,共和党传统的传承仅限于外交政策领域。有这样的惨痛教训,后来者决不能再犯。强硬派的共和党多数认为美国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懒。保守派电台主播、知名“大嘴”拉什·林堡就经常说:“你见过哪个穷人想工作吗?”

      与强硬派相比,当权者们的想法要复杂得多,他们要信仰、要团结、还要保位子。特别是现任国会众议院议长瑞恩(共和党人)这类人,不患得患失才怪。很多人奇怪当初瑞恩为何不直接参选,因为他既足够保守又是现任领袖。但在利益权衡之下,瑞恩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都选择了为特朗普站台。共和党支持者大卫·辛克力得知瑞恩表态支持特朗普后,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我完全不敢相信我最尊敬的共和党人竟然支持了我最鄙视的共和党人。”

      然而,都快投票了,特朗普依然是民粹本色。“录音门”曝光后,“政治正确”问题未再发酵,“道德正确”却再次成为特朗普的软肋。笔者所在的学校里,一名叫迪恩的特朗普支持者接受FOX采访,坦言自己在学校曾被人大声呵斥为“种族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买,瑞恩等人后来把节奏找了回来——对特朗普摆出“视而不见”的姿态,把重点放在共和党国会竞选上。然而,为时已晚,共和党高层已混乱不堪,听从瑞恩号召,宣布不再支持特朗普的在任国会议员、州长达到总数的1/4,但剩下的3/4呢?

      经历这次“变故”,幸运的话,共和党也许能保住两院。但以当前保守派的盘整能力,重新整合右翼阵营,可能至少得数年时间,从文化上重新获得感召力,更是困难得多。作为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挑起的各种经济、种族和外交问题,已经把共和党逼到墙角,变成一个白人至上主义的地区党。

      美国政党政治已经走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半个多世纪前,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策曾高度趋同,对内一起搞自由派大政府政治,对外一起搞对苏冷战。现在,这一苗头再次出现,对内一起向左转,虽然共和党转身较慢且姿态怪异,对外一起防范新兴大国崛起的挑战,只不过手法上民主党会更具继承性、共和党会有更多政治清算而已。(作者史泽华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喻静为北京外国语大学与纽约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研究生)

(责编:石希、梁军)